污污视屏

一秒记住【800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淡淡话语,如吐骄狂。

众多仙尊,在这一刻,慕然色变。

“你……”

音起,秦轩便已动,微微一指,横贯长空。

圣法,点命指!

一指灵芒,只见那出声之仙尊,瞬间便僵滞在原地。

他只有混元第四境,旋即,其身躯周围,一缕缕雷芒掠过其身躯。

旋即,只见其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焦枯,化为尘沙,烟消云散。

这一幕,如若恐惧,让众多仙尊的瞳孔放大,脸上渐无半点血色。

天地间,近乎风平浪静,再无半点声音。

秦轩淡淡的望着一方数百位仙尊,停留此地近乎百息时间,这才收回手掌。

清纯美少女韩幼熙紫色连衣裙唯美写真

他不发一言,乱界翼一震,便消失在此地。

直至秦轩消失,那众多仙尊,半圣,如若窒息之后,疯狂的喘息起来。

百息时间,近乎有汗水,浸湿衣衫。

“此人到底是谁!?当世之人,竟恐怖至此!?”

有人,近乎满是骇然的开口。

就连夜明等几位半圣,皆是脸上毫无半点血色。

太恐怖了!

那一袭白衣,仿佛让他们看到了白圣一样。

“怎么办,此人如此恐怖,先天蛊被他带走,我等如何向白圣交代!?”有人望向夜明仙尊等人。

更有人脸上有一抹愤怒,“夜明,若非不是你,他怎么可能寻到先天蛊的位置,如此结果,你要为此负责!”

夜明望着秦轩消失之地,其眼眸内,光芒变幻。

他怎么也不曾想到,秦轩会恐怖到这种程度。

瞬杀半圣,一指诛灭仙尊,他……难不成入圣了么?

作为前古天骄,他自诩圣人之下,近乎无人可胜他,但在秦轩身上,他却感觉到了恐惧,如面生死般的恐惧。

至于一旁半圣的质问,夜明也不曾出声反驳。

他只是深深一叹,这一次,圣宫之局……

满盘皆输!

……

东域,在一座城内,秦轩与秦红衣凭空出现在此地。

“长青哥哥,那两个凶物,怎么样了?”秦红衣望着秦轩,她亲眼看到先天蛊受到重创,换做人族,怕是已经陨灭了。

“无妨,一点伤势,足以自愈!”秦轩缓缓开口,在其衣袖之中,大小金儿陷入沉眠之中,但四周天地之力,却无时无刻不在入其体内,为其疗养伤势。

先天之物,一旦成仙,便近乎展现出其真正的才能。

本为先天而生,于天地而言,如若宠儿一般,其血脉,甚至连大帝血脉都不如之。

再加上,秦轩传大小金儿传承,如今又以长生仙元相助,即便是如此重创,月余时间,足以恢复。

秦轩与秦红衣走到一处商阁内,买下一处院落,暂且休息在其中。

月余时间,秦轩还是等待的起。

他在此院内,望着手掌内依旧沉睡的两个小家伙,近乎毫无防备,彻底陷入了沉眠。

这对于他近乎毫无保留的信任,也足以让秦红衣心惊。

很难想像,这两个安静沉睡的小虫子,之前便是那凶残至极的百丈巨蛊。

秦轩微微沉吟,骤然间,其身躯一震,其胸口处,白衣掀开,血肉开裂,一抹裂痕,浮现在秦轩胸前。

“长青哥哥!”秦红衣忍不住惊呼,旋即,她目光一震。

“是万金母气!”她反应过来,似乎知晓秦轩要做什么了。

一缕灿金气息,在秦轩身前徐徐萦绕着,其上,更有一道道锁链交织,封锁这一缕万金母气。

秦轩目光一震,刹那间,那一缕万金母气,便一分为二,两团被锁链包围的气息浮现在他面前。

“长青哥哥是打算将这万金母气交给它们?”秦红衣眼中微凝,满是惊异道。

“嗯!”秦轩淡淡开口,“它们为先天蛊,且为金属,吞这先天至宝,对于他们而言,如有神助!”

“我本来也留一缕给它们,只是不曾想,它们比我想象之中飞升要快很多!”秦轩胸前,胸口不断愈合,其中,隐隐还有两缕万金母气,被困于那九锁之中。

秦轩余光瞥了一眼秦红衣,旋即,他什么也不曾说,只是操纵那万金母气,徐徐入大小金儿身躯内。

轰!

一瞬间,大小金儿身躯便微震,仿佛像是某种被惊醒的凶兽般,凶威席卷天地,更有恐怖的嘶鸣声,骤然响起。

秦轩一念布阵,隔绝这一方天地。

他目光悠悠,淡淡道:“此乃机缘,乱叫什么?”

“闭嘴!”

他略有呵斥,旋即,大小金儿的嘶鸣声便戛然而止。

它们满是痛楚,其身上蛊甲再次破碎。

“炼化这万金母气,加上尔等体内的万物,应该可入混元第三境了!”

秦轩淡淡道:“修炼吧!”

音落,秦轩便将大小金儿收入到衣袖之中。

一旁的秦红衣不由咋舌,这两个小家伙,当真是乖巧的过分了。

难怪,秦轩会如此满不在乎。

真难想象,当初自己这位长青哥哥,怎么收服这两尊先天凶物的。

秦红衣犹豫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秦轩听闻,不由轻笑一声,他看了一眼秦红衣,简短回答道:“打服的!”

当初他在*收服这两尊先天蛊,完全是一力降之。

纵然那时他不过金丹,那又如何!

两尊先天蛊罢了,又怎能与他相比?

秦红衣盯着秦轩,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好像……这也像是长青哥哥的风格。

不过,秦轩也不由一笑,一力降之,终究不过是短暂,至于入修真界后,秦轩纵然突破境界极快,但哪怕在他危难之际,大金儿不仅不曾离去,且拼死相护。

至于何时臣服,因为什么,那便要问大小金儿自己了。

他秦长青也非是那种强压他人成仆之辈,若大小金儿始终不愿为他秦长青之仆,他秦长青也不会一直禁锢。

“对了,长青哥哥,白圣怎么办!?”

“若是知晓此事,白圣怕是不会放任不管!”

秦红衣再次开口,抬头望向秦轩,“我们要离开东域么?”

“在东域,尚且有一事尘埃未落,自当不会离去!”秦轩负手而立,淡淡道:“至于那白圣……”

秦轩微微一笑,转头望向秦红衣。

“你觉得长青哥哥,斩不得圣人么?”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