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红杏视频下载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问兰芬道:“说啊兰芬,她自己吃的什么药,搞得这么严重呢!有什么药可以把人吃得抽搐发癫晕过去啊?”

兰芬吞吞吐吐的说:“那,那队长,你,你等她醒来,你自己问她就知道了。”

我看着兰芬:“你吞吞吐吐干嘛?你害怕什么?”

兰芬说道:“你这么凶的样子,我是有点害怕。”

我问道:“是吗?我问你,你为什么突然进来,给我说这些?”

兰芬说:“她,算是我的一个朋友。”

我说:“是吗?那她经常这样子吗?”

兰芬说:“就这一次,我怕你送她去医院给她做检查什么的,她不舒服,所以才来阻止,等下她就会好的。”

我说:“会好的?是吗?”

正说着,那女犯耷拉着头,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真会醒来了啊。

清新可爱少女阳光下俏皮可爱甜甜惹人爱

那应该是没事了。

我说道:“看来真是你朋友啊,你都懂她吃错药这样子了。”

但我心里总觉得不对劲啊。

兰芬说:“那,队长,我先带她回去了,她没事的话。”

我说道:“行,带回去吧,以后她吃药你看着点。”

我心里当然不会相信她吃错药这样子,但是兰芬为什么要出来说她吃错药,我先让兰芬带她回去,我再去查访一下,到底为什么这样子。

兰芬带着紫藤花出去的时候,我跟着出去,对小岳小陈她们几个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这是兰芬的朋友,只是吃错药而已,让兰芬带走就行了。”

小陈问我:“吃错药?吃错什么药成这样子啊?”

我说:“等她醒来再问吧。现在她还这样子。”

小岳问兰芬道:“那要不要送医院啊兰芬,她都这样子,不送医院,能好吗?”

兰芬说道:“没事没事,过一会儿就好的,她,以前也这样子过。”

刚才兰芬在办公室里面的时候,明显说以前没有出现过这样情况,还支支吾吾的,而现在又突然说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我也怕她这么带走紫藤花,万一挂了,这可是大事,我马上成为攻击的对象,兴许被康雪她们整下台。

我挥挥手,让小岳她们都散了,该回去干嘛干嘛,让兰芬自己带着女囚回去就行。

小岳她们都散了,然后兰芬扶着软如一滩泥的紫藤花慢慢走下楼回去。

我悄悄的跟在了身后。

偷偷的跟下去,到了楼下,淋着细雨,天空灰蒙蒙的,那女囚紫藤花的脸色惨白。

该不会等会儿死了吧?

我担心着。

兰芬慢慢的带着紫藤花走了一会儿,四处看看四周没人,顿时,一把扯着紫藤花的衣领赶快往前拉着走,生怕人撞见似的。

然后几巴掌打在了紫藤花脸上,啪啪声那么远我都听见了。

我靠,不是说是朋友吗,有这么对自己朋友的吗!

兰芬扯着紫藤花快速走向监区,然后进了监区里,到过门口有值勤的狱警管教,她又好好的扶着紫藤花了。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我跟了进去。

兰芬过了门口值勤,带着紫藤花进去了。

跟进去后,兰芬带着紫藤花往监室方向走,到了拐角,却看看四周无人拉着紫藤花进了一个小角落里。

我赶紧跟过去偷看。

只看到兰芬把紫藤花靠在墙上,紧接着拳脚相交,噼里啪啦对着紫藤花一顿暴打:“你之前答应我的什么!为什么要整那么多!”

整什么?

到底整什么?

打得紫藤花软塌塌的倒下去,兰芬低声骂道:“你差点没害死我!要有下一次,我以后不会带给你!走!”

接着,兰芬带着紫藤花出来了。

我赶紧躲藏好。

兰芬带着紫藤花回去了监室,回到了监室后,紫藤花啪嗒一下就倒在了床上,兰芬还狠狠抽了她几巴掌:“再有下次,我先整死你!”

然后兰芬出来离开。

这时候,监室的人都去干活了,没人在监室,我原想进去问问紫藤花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我想,她估计和兰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可能不会告诉我。

要查兰芬和紫藤花,最好从身边人下手啊,我想了想,薛明媚就是最好的切入点。

我去劳动车间,让人把正在干活的薛明媚带上来。

薛明媚跟着我到了无人角落,懒洋洋伸了个懒腰,她的衣服撑起来,衣摆里,看到她细腰,白皙。

我说道:“干嘛,给我展露你的好身材吗?”

薛明媚说道:“干活累的。你想我展露,我随时可以,要吗?”

我说:“开个玩笑罢了,我想要也不敢在这里要啊,除非出去开个房吧。现在在监区里,危险的很,干点什么事被拍下来,我就名声不保了。”

薛明媚说道:“刚来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现在怎么那么小心谨慎了?能不能给我一支烟?”

我给她一支烟,点上,我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啊,你看,现在做点什么事,都有人盯着,以前还不管事的时候,谁理我啊。我找你想了解一个人。”

薛明媚抽着烟,问道:“又看上哪个女的?”

我说:“你别总是那种思想可以吗?”

薛明媚说道:“是你自己总是那个思想。我要帮了你忙,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我问道:“什么事啊?容易办的就答应,难的就算了,例如越狱那些。”

薛明媚不屑道:“给你钱你都不敢。我要你带我出去外面一下,现在就去。放风场。”

我问道:“为什么?真想越狱啊?”

薛明媚说道:“下雨下了那么多天,我都发霉了,在水泥墙里面活着,一天见不到什么光。”

我说:“现在外面下雨,也没什么光。”

薛明媚问道:“那是不带了?”

我还是带着她出去了放风场。

以前,我没做队长,没有带着一帮手下的时候,别说带着女囚单独出来放风场,就是进去监区都不给我进去。

站在放风场,薛明媚出去淋着细雨,然后看看天空,说:“好羡慕那些小鸟。自由。进来后,才知道什么叫做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我也点了一支烟,看着感慨的她,说道:“我带你出来不是让你出来吟诗作对啊,我问你,认识紫藤花吗?”

薛明媚笑了问:“你看上那个女人啊?”

我说:“怎么可能,又瘦又干,这才多少岁她都老太婆一样的脸。我不看上你,倒是看上她啊?”

薛明媚道:“我当然认识,当年她刚进来,不听话,不听管教的话,也和我们作对,管教打得她听话了,我也让人揍了她,她不服,就说要和我单挑。我满足了她,别看她瘦瘦弱弱,还挺能打,把我嘴角都打流血了,后来打得她服了,她就再也没再闹事。也乖乖的干活了。”

我说道:“看来挺熟啊。我想问的是,刚才她被人扭送到了心理咨询办公室,她是像是发羊癫疯发癫痫那种疯狂的样子,后来翻白眼,抽搐。她是不是有什么病史?”

薛明媚说道:“她嗑药了。”

我问:“什么嗑药了?”

薛明媚说道:“她溜冰。就是吸毒,她有吸毒史,不过在资料上没有,是后来我们自己知道的,以前她还和骆春芳买过,自从骆春芳被弄出去后,就没听过有人能带进来了啊。她怎么有的?”

我大吃一惊!

紫藤花那发疯的样子,居然是嗑药后,跟搞了摇头丸一样的发狂啊。

我竟然看不出来。

而兰芬,说没事没事,兰芬后来又打她,一切都那么奇怪,难道兰芬知道紫藤花是嗑药了?

我不禁往那方面想:兰芬给紫藤花带了药,然后,紫藤花吸了,然后紫藤花吸过量发狂了,被人带到了我的办公室,兰芬怕人知道怕我查出来,刚气得骂她整过度了,然后打她,是这样子的。

这就是我的推测!

假如是真的话,我不禁感到害怕,如果是兰芬带这些玩意进来卖,她不想活了吗!

但这一切都还是假设。

薛明媚问我道:“怎么了?”

我说道:“你说,难道真有人带这种东西进来卖?”

薛明媚说道:“听你说的紫藤花这个状况,应该是嗑药了,她一个女囚,整天关在这里死死的,不是别人带进来她能去哪里弄,难道说,是上次骆春芳还遗留着的吗?”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分析得对,我也估计有人带进来了,我要查一查,你留心一下,记住,别把这事给抖出去了。”

薛明媚问道:“有什么奖励啊张警官。”

我亲了她一下说:“这就是奖励。”

薛明媚一把推开我:“滚开了!”

送了薛明媚回去监区劳动车间干活。

我回到办公室,这个事,就像一块石头,悬在我半空,如果兰芬真这么做,搞得如果被人查出来,她这辈子就会毁了。

我要查不查?

不查才真正毁了她,但是查了,又怕人人皆知,到时候弄得大家知道了,她就真的完了。自己人倒是可能没什么,但例如章xx那些人,或者让康雪那些人知道,不掀起轩然大波我才不相信。

我决定找兰芬聊聊。

标签:

Related Post

91成人app91成人app

张洋暗叫不好,带着四个手下往两面狂逃出去。 一群后面的魔化者可没有他们的速度,在地面上被这些血雨笼罩。 只是一 […]